点击当日新闻集粹
爱车酷族 欢乐天地
追逐体育 追逐英雄

人民网主站>>国际>>环球人物 2003年05月14日10:35


纽约华人黑帮头目自述:唐人街黑帮淡出社会

代维

    “黑帮文化”曾是纽约唐人街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那时,形形色色的黑帮组织把整个唐人街都瓜分了,被绑架者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子弹在饭店大堂和大街上乱飞的场景时常可见。那是个帮派统治社区的时代。然而,在过去十几年里,唐人街内外发生了许多变化,唐人街的帮派文化也在悄然消失……

    1978年8月29日夜,一个23岁的华人青年摔倒在纽约唐人街中心地带,他倒卧的位置就在唐人街第五区警察局的旁边。这青年身材瘦长、穿着整齐,鲜血从他的头部和肩膀等中弹的伤口处流出来。此人就是纽约唐人街著名的帮派组织“幽灵阴影(Ghost Shadows)”的创建者:一个在当地臭名昭著的人物。尽管伤痕累累,但他仍然拒绝和警方合作,他只承认在摩特街(Mott Street)的一个饭店大厅遭到枪击,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肯向警察透露。

    到了2003年,几周前的一个下午,依然是这个男子,在大街上悠然漫步,到幼儿园接4岁的女儿回家。他的额头爬上了些许皱纹,头发已然花白,他已经48岁了。小女孩穿一件粉红色的夹克,看见爸爸来了,她一下子跳起来,扑进了他的怀抱。

    这个人抱了抱女儿,回过头对采访他的记者说:“唐人街不像以前那样了,现在这里非常和平,不再有帮会四处活动。”

    唐人街的“黑帮文化”

    在过去10年里,唐人街内外发生了许多变化,唐人街的帮派文化也在悄然消失。

    2002年,纽约唐人街第五区没有发生任何凶杀案。然而有人记得,以前这里可是经常弹片横飞,摩特街和派尔街拥挤的巷子历来都是流血冲突的战场。而如今,这里和时代广场一样安全。以前,这里的商户每年都要拿出几千美元上缴给黑帮作保护费,如今他们可以拿这些钱进行投资。以前各帮派招募新成员时所用的那片乱糟糟的空地上,如今什么也看不到了。

    亨特学院亚裔美国人研究项目的主任、《新唐人街》一书的作者彼得?孔说:“在黑帮全盛时期,他们出现在不同的大厦和赌场里,保护生意,到饭店里胡吃海塞却不付钱,但现在这一切都消失了。”

    政府组建于20世纪七十年代、现已解散的“翡翠分队”,对唐人街帮派的消失起了关键作用。他们打击帮派活动,逮捕一些惯犯并把他们送进监狱。

    但是无论如何,人们不会忘记当时被绑架者的尖叫声,以及子弹在饭店大堂乱飞的场景。那是帮派统治社区的时代。一名前黑帮成员说:“那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我们需要记住。黑帮是唐人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殷先生的黑帮生涯

    本文开头描述的那个华人男子姓殷,他对于纽约唐人街帮派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后来被监禁10年。当一切都成为过去时,他终于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丹尼?李以前的一些事情,但要求隐去他的名字。

    20世纪六十年代,唐人街的第一批黑帮组织成立了,创立者们是那些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American-born Chinese,简称ABC)。他们当时的目标是对抗非亚裔人的攻击,很少对自己的本民族人下手。

    唐人街的黑帮成员走在大街上,一眼就可以认出来。他们穿着黑色的紧身牛仔裤,露着脚踝,脚上穿的是白色的帆布鞋,短短的头发根根上翘,有时候可以染得油光发亮,随身还带着BP机。有些人则喜欢穿黑色尼龙夹克,后背上画着彩色的龙。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一批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简称FOB)来了,殷先生就是其中一员。

    1966年,殷跟着父母移民到了纽约的下曼哈顿地区,当时唐人街到处是贫民窟,殷和父母居住在破旧的公寓里,父母辛辛苦苦谋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殷不得不学会自己谋生。他不会英语,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几乎没有找到工作的机会,因此只有合伙犯罪。他操着不太流利的英文说:“我自己不想来美国,不想惹麻烦,我跟着父母来是想过得更好。我是不得已陷入这种状况的。”

    1970年,殷先生在15岁的时候开始在社区游荡,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他身材颀长、面容清秀,看起来像个男模特。独具魅力的笑容和彬彬有礼的举止,使他很自然地成了唐人街那些叛逆年轻人的领导者。

    当时唐人街有5个帮派:成业(Chung Yee)、梁山(Liang Shan)、飞龙(the Flying Dragons)、白鹰(the White Eagles)和黑鹰(the Black Eagles)。起初,他们共同成长,彼此之间和平相处,各帮派人数不多。但是不久之后,各帮派之间开始划分势力范围,每个帮派各占一块根据地,地盘大小肥瘦导致收入不等,相互之间便抢夺领地,于是“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殷先生不甘心在别人手下做小喽罗,因此创建了自己的帮会。根据1985年美国联邦法院控告他的材料,殷创办的帮会叫“幽灵阴影”,他担任头目。该组织在唐人街为非作歹长达20年。殷当时在黑帮中的地位之高,无人可以替代,直到现在,有些人仍把他的事迹当作传奇来讲述。

    “幽灵阴影”在刚刚创建时,既没有什么名声,也没有任何领地。殷把眼光放到了摩特街―――唐人街的精神中心。摩特街本来是“白鹰”的势力范围,殷知道,不干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恐怕难以征服“白鹰”,于是殷和他的“幽灵阴影”开始行动起来,制造了几十起惊人血案,包括谋杀“白鹰”成员、携带武器抢劫当地一家报社等。

    “幽灵阴影”在帮派中逐步获得声望的同时,也掀开了唐人街血腥历史的新篇章。

    在控告殷先生的文书里,有这样一段关于他的帮派血腥罪行的描述:“这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时刻,殷和他的手下在摩特街巡逻时,碰到了一个‘白鹰’成员独自在街上走,他们强迫他进入一辆小汽车,然后把车开到东河的码头旁边,用电线把他的双手绑在背后,用麻绳捆住了他的双脚,然后把他扔进河里淹死了。”

    殷说:“如果你不击败他们,你就必须加入他们的组织;如果我不战斗,死的会是我。”

    夺取摩特街的控制权,除了需要战斗,还需要名为“安梁(On Leong)”的当地华人商会的认可。这个商会成立于1893年,表面上是一个合法的商业组织,是一个商业共同体,一个扶助新移民的慈善机构,甚至一个提供贷款的公司,但实际上它是当地最大的一个“堂口”,是那些帮派的智囊。1974年,“安梁”和“白鹰”关系恶化,于是他伙同拥有200名成员的“幽灵阴影”干掉了“白鹰”。那是一场迅速完成的血战,从此“幽灵阴影”获得了摩特街的控制权。

    联邦政府整治黑帮

    在美国联邦政府采取行动扑灭唐人街的黑帮以前,殷被抓不下20次,但是只有两次被审判。第一次是因为杀人,当时他是未成年人,因此只在监狱呆了18个月就出来了。另外一次有些搞笑,罪名是行为不当,因为他看电影不想掏钱买票。后来,当黑帮行为越来越大胆,发展到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打死非亚裔人士的时候,他们对地方的威胁变成了对联邦政府的威胁。1985年,美国政府历经10年调查后,采取了消灭唐人街华人黑帮的动作。

    根据联邦政府的《欺诈影响和行贿受贿组织条例》,“幽灵阴影”的25名成员共犯有85种罪行,其中包括13种谋杀罪。最高领导人殷,则单独犯有几十种罪行,其中包括两宗谋杀罪和7宗谋杀未遂罪。他因此被判15年监禁。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联邦政府沉重打击了唐人街的黑帮势力。但是由于新移民不断到来,执法人员还是担心黑帮的种子随时可能发芽。新移民在唐人街组建了新的帮会,其中布鲁克林区的“日落公园”(Sunset Park)和皇后区的“红脸”(Flushing)已经逐渐成了气候。

    但多数移民安分守己。研究亚裔问题的陈先生说:“新移民们更愿意学习,而不愿意卷入帮会活动当中。”更多的移民子女,把视线放到了唐人街以外,希望走出去过上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就连以前的帮派成员,也不愿意回到自己的老社区。27岁的劳伦斯?吴说:“我这些日子很少回唐人街。”他以前在帮会做事,后来拿到了皇后区一所学院的学位,当过《哥伦比亚法律评论》的主编,现在在一个大公司从事法律工作。

    “幽灵阴影”淡出人们视线

    唐人街现在仍然存在地下犯罪网络,尽管绑架、谋杀之类的恶性事件少了,但是偷渡、敲诈勒索等问题仍然存在,而且多年难以解决。

    曼哈顿区检察官卡拉?弗里德曼说:“现在嘛,不过是两三个小伙子凑在一块,敲诈点钱财。赌博依然存在,但多数是玩玩扑克之类的,聚众打麻将和卖淫的事情少了。”

    殷1994年出狱,他的“超凡个人魅力”已经和他的“幽灵阴影”一道被大家淡忘了,对此他很高兴。如今他有些秃顶,面容显得有些憔悴。他说:“我失去了许多时间,我在45岁时才开始新生活。”

    出狱后,殷尝试着做过电工、导游,还开过饭店,现在他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经理。他开发的第一个建筑是唐人街内的两层建筑物。

    殷和妻子结婚已经5年了,生活在唐人街的边缘地带。他说,这样可以帮助女儿保持中国人的一些习惯。他的妻子在管理一家饭店。

    走过当年的黑帮总部和赌博场所,走过当年曾被子弹击中那些地方时,殷沉默无语。
来源:《青年参考》 (责任编辑:洪安德)
海外华人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