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新安全
2005年 第四期


瘟疫——人類命運多舛的敵手

何穎


    今天,人們的壽命更長久了,雖然有少數年輕人中道夭殤,但其中大多數是死於各種事故。可是在現代醫學產生之前,對所有人來說,危險比現在要大得多,瘟疫隨時可能爆發,殃及城市和鄉村,使許多家庭過早地人死屋空。
    千百年來,疫病對世界人口產生的后果無法估量,千百萬人被它搞得無依無靠、貧困交加。世界各國無休止的戰爭為疫病的肆虐創造了條件,無論是商人、士兵、還是統治者都可能受到疾病的襲擊,它甚至能夠決定一個民族和國家的興衰。
    醫學在很大程度上把世界從災厄中解放出來,但是有些死亡率很高的疫病仍然在一些窮困的國家裡蔓延。大多數病菌隻是受到了控制而沒有被徹底戰勝,對於這些人類的夙敵應當不斷地給予嚴密的監視,因為潛伏下來的敵人對人類生命的威脅絕不亞於一場世界戰爭。
  對於古代的人們來說,瘟疫簡直就是死神派來索命的鬼魂。雖然在公元前4世紀前后古希臘哲學家恩培多克已經闡述了關於傳染性疾病有其自然原因的觀點,但是在后來數百年的悠悠歲月中,人們仍然把疾病歸咎於不正常的氣候,認為它使空氣變得污濁,還有地震和火山爆發時產生的蒸汽和其他氣體,甚至包括日、月、星辰也被視為發生瘟疫的原因。1580年的時候,意大利人把一種他們認為受天體的影響而導致的疾病命名為“In fluenza”(意大利文中對流行性感冒的稱謂,本意是影響或感應)。
  許多醫生認為某些疫病可能是從尸體、泥沼與污水中產生並進行傳播的。認為疾病可以由一個人傳染給另一個人,或者由動物傳染給人的見解雖然早已存在,可是贊同者廖廖無幾。除了教堂和修道院裡使用的一些藥酒外,中世紀時幾乎沒有什麼藥徹能夠抵御和治療那些可怕的傳染病和其他疾病。
    直到科學家發現了細菌,人類對疫病的起因與傳播才有了准確的認識。1658年,當時顯微鏡還沒有問世,德國學者基希納就堅持一種與眾不同的觀點。他認為傳染病是肉眼看不見的微生物引起的。然而直到上個世紀的70年代才由路易斯·巴斯德(1822—1895,法國微生物學家、化學家,近代微生物學的奠基人)通過實驗科學地証實了這種理論的正確性。同一時代的英國外科醫生約瑟夫·李斯特對這種理論也給予了支持,他認為瘟疫可能是通過在空氣中飄濘的塵埃象花粉那樣進行傳播的。
    為了防止各種疫病的蔓延,各國衛生部門對入境的移民中凡有危險傳染病嫌疑的人都要進行隔離留檢,因為從接受傳染至出現明顯症狀往往有若干天的潛伏期。今天,雖然抗生素能夠有效地殺滅細菌,但是抵御大多數疫病的最佳辦法還是預防,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建立了全球性的傳染病早期警報系統。過去人們在傳染病和瘟疫面前束手無策,既無醫治手段,也無預防措施,當時的一些令人絕望的報導今日重溫還是很有益處的。

    鼠疫之災
  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一次世界性瘟疫就死亡人數而言都無法同14世紀中葉發生的黑死病(亦稱鼠疫)相提並論。從伊塞克湖畔(在今日蘇聯吉爾吉斯加盟共和國境內)發現的一塊基督教碑刻的銘文中了解到,1338年,鼠疫在中亞細亞地區相當猖撅,在那以后的13年中,它又隨著商業貿易的往來傳遍了古代世界的所有國家。鼠疫帶來的死亡使許多地方十室九空,大約有7500萬人被它奪去了生命。
    有關這次鼠疫大流行的消息1346年才傳遞到了歐洲一些港口城市,於是有關亞洲人大量死亡的傳聞不脛而走。有的消息說西南亞地區尸橫遍地﹔有的消息講印度的人口幾乎減少了大半。就在歐洲人將信將疑之際,鼠疫已經悄悄地來到了歐洲東部邊緣的克裡米亞地區,然后從黑海之濱蔓延到西歐各地。據那個時代的一位意大利史學家的記錄,當時正有一支塔塔爾人的軍隊包圍著克裡米亞西南部的商埠卡發城(即今日的費奧多西亞),行陣中突然發現了鼠疫病,於是,他們就把病人的尸體用巨大的石管彈射到卡發城中,讓那裡的居民也染上這種可怕的疾病。盡管有些難民設法逃到了海上,但由於已經身染鼠疫還是死在了船艙裡,於是水手們也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就這樣,海船載著他們的尸體來到了地中海上,同他們一起來到這裡的自然還有可怕的鼠疫。
    1347年底,鼠疫已經傳播到西西裡島,從那裡又被往來的船隻帶到科西嘉島、撒丁島、北非和南意大利。在此期間,鼠疫污染過的船舶也曾在意大利北部港口熱那亞和威尼斯停靠,於是鼠疫又從那裡向北、向西蔓延,並沿著一條弧形的路線傳播到法蘭西、尼德蘭、德意志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上的國家,1348年復滅,它終於隨著商船來到了英國。
    許多國家都有人對鼠疫發病過程中的可怕景象做了描述,著名的意大利作家喬萬尼卜伽丘就是其中之一。當時,他把患者腹股溝和液下出現的腫塊稱為“腫瘤”,並形容它們有的大如蘋果,有的好似雞蛋,還有一些是小的﹔他還談到病人軀體上會突然出現黑色或淡青色的小片腫物。在法國,羅馬教皇的御醫肖利亞克在他的記錄中涉及了鼠疫的兩種發病形式:前一種病人先發高燒,最后導致敗血症,大都在3天之內死亡﹔前一種患者身上出現腫塊,多數在5天之內斃命。
    今天我們已經知道鼠疫可以分為三種類型,即腹股溝淋巴腺鼠疫、膿毒型的敗血性鼠疫和肺炎性的肺鼠疫,其病原體均為巴斯德氏鼠疫杆菌。
    腺鼠疫是通過跳蚤、特別是家鼠身上的跳蚤傳染給人的。甚至在今天,在亞洲的野生嚙齒類動物中,主要是在西伯利亞的土拔鼠中鼠疫仍然有所活動。敗血性鼠疫可以使患者在出現腫塊之之前就因血液中毒而死亡。肺鼠疫是通過鼠疫病人咳出的病菌在人與人之間進行傳染。每一次爆發鼠疫總是以“它鼠—一跳蚤——人”這個傳染鏈為開端,但是隻要由腺鼠疫引發了肺鼠疫,它就會通過病人的噴嚏和咳嗽極為迅速地擴散到廣大的地區。
    過去,醫生們對鼠疫束手無策,江湖上的神婆巫士除了向病人提供喝醋之類毫無用處的偏方,便是採用放血那樣十分危險的手段。威尼斯的醫生們躲在家裡不肯出門,隻好讓佣人去應付患者的來訪。為了阻止鼠疫的蔓延.市政當局公布了種種規定:出現鼠疫的住宅必須關閉,垃圾滿地的街道應當掃除干淨,鼠疫病人一定要住進指定的住所,隻准許在夜間為死者安葬等等。
    對這段可怕的歷史不少史學家都有所記述,例如卜伽丘在他的《十日談》的引言裡就談到了佛羅倫薩特別嚴重的疫情。他描寫了病人怎樣突然跌倒在大街上死去,或者冷冷清情地在自己的家中咽氣,直到死者的尸體發出了腐爛的臭味,鄰居們才能知道隔壁發生的事情。
    在那可怕的日子裡葬禮連連不斷,而送葬者卻寥寥無幾。扛夫們搶著的往往是整個死去的家庭.把他們送到附近的教堂裡去,在那裡由教士們隨便指派個什麼地方埋葬了事。當墓地不夠用的時候,他們就將佔地較大的老墳挖開,然后再把幾百具尸體層層疊疊地塞進去,就象往船倉裡堆放貨物一樣。
    在長達6個月的鼠疫期間,佛羅倫薩的居民死掉一半以上。鼠疫對錫耶納的蹂躪也同樣殘酷,為了使大量的死者盡快入土為安,那裡不得不加蓋新的教堂。
    沒過多久,這種殘酷的現象在歐洲已經比比皆是,法國的馬賽有56000人死於鼠疫的傳染﹔在佩皮尼昂,全城僅有的8名醫生隻有一位從鼠疫的魔掌中幸存下來﹔阿維尼翁的情況更糟,城中有7000所住宅被搞得人死屋空,以至羅馬教皇學不得不為羅納河祈禱,請求上帝允許把死者的尸體投入河中﹔巴黎的一座教堂在9個月當中辦理了419份遺囑,比鼠疫爆發之前數量增加了40倍﹔甚至歷史上著名的英法百年戰爭也曾由於爆發了鼠疫被迫暫時停頓下來。
    1348年底,鼠疫傳播到了德國和奧地利的腹地,瘟神走到哪裡,哪裡就有成干上萬的人被鼠疫吞噬。維也納曾經在一天當中死亡960人,德國的神職人員當中也有二分之一被鼠疫奪去了生命,許多教堂和修道院因此無法繼經營。
  1348年,鼠疫叢英國的大城市蔓延到了全國各地,直至最小的村落。由於農業工人死亡過多,白金漢郡的一個大庄園傾其收人也隻夠給房子交納房租﹔有的庄園裡佃農們甚至死光。溫切斯特教堂為此不得不改變計劃中的大規模的擴建工程,隻修建了西側的門面,600年后的今天它依然矗立在那裡。象其他許多城市一樣,鼠疫的猖獗在倫敦也引起了犯罪率激增與道德的淪喪。
    歐洲其他地方的情況也大致相同。正如人們知道的那樣,鼠疫使拜佔庭皇帝失去了一個兒子。在斯普利持(今日南斯拉夫境內)有些入雖然從瘋地中掙扎著活了下來,卻沒有逃過狼群的殘害。西班牙向國王阿爾方斯也未能逃脫瘟神的魔掌,染病死去。
    基督徒們認為鼠疫是上帝對人的罪惡所給予的懲罰,他們虔誠地忻禱以求上帝的寬恕。在羅馬,懺悔者們赤著腳,將繩索纏繞在自己的脖子上,頭頂上撒滿灰土,然后爬上陡峭的台階,來到聖·瑪麗亞教堂裡向這位聖母乞求解脫災難的良方。
  前來求神寬恕的人們用閑鞭子抽打自己的身體,這種自我懲戒的方式在鼠疫爆發以前早已有之,尤其在德國甚為普遍。成百上千個懺悔者排成兩隊走過田野,在集市的廣場上停下來並圍成一圈因,然后脫光上衣.用鑲嵌著金屬飾物的皮帶用力地抽打,直到把自己的身體打得鞭痕累累、血跡斑班為止。1349年,教皇克萊門斯四世下令禁止這種活動,數百人為此被捕入獄,他們受到了拷打,有些甚至被處以死刑。
  在歐洲的一些城市中,曾有人把流行鼠疫的根源推到社會少數階層和少數民族頭上,把他們當做替罪羊。殘廢者、異教徒、摩爾人和麻風病人在基督教統治的西班牙至少要受到咒罵和污辱,猶太人受到的迫害就更可怕了。當時流傳的謠言說,猶太人在基督教徒飲用的井水中投放了毒物,於是產生了瘟疫。1348年5月普羅封斯的猶太人遭到了屠殺﹔巴塞爾的猶太人被關進木頭房屋裡,然后有人點起火來把他們活活燒死。同年11月,德國所有的城市中都發生了屠殺猶太人的事件。在施派爾,當地居民把猶太人的尸體塞入大木捅中,然后再把木桶滾入萊茵河裡。數千猶太人在施特拉斯堡死於非命,盡管那時鼠疫還根本未蔓延到那裡。法美德斯地區也同樣出現了屠殺,在西班牙反猶太人的騷亂也時有發生。
  1351年,鼠疫和迫害行為都慚漸地平息下去,歐洲的人口大約損失了三分之一。后來的300年當中,鼠疫曾經—再重新爆發,成為歐洲死亡率最高的傳染病之—。鼠疫破壞了城市的生活,卻給藝術家們帶來了靈感,使他們創作出以死亡為主題的舞蹈和繪畫。直到19世紀初,歐洲才真正從這種可怕的疫病中解放出來。
  


    《新安全》 (2005年 第四期)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